中国电力报:我国合同能源管理20年的发展成绩与挑战

中国节能协会节能服务产业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赵明用成绩喜人来评价合同能源管理在中国市场20年的发展。

她说,合同能源管理赶上了全球重视节能、低碳的“好时候”,搭上了中国政府大力施行节能减排的“顺风车”,再加上其市场化特性更好地满足了市场化的需求,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也为我国的节能减排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

山东威海大荣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就真切地感受到了该产业发展的日渐向荣。该公司总经理张珺峰用“春天来了”来向记者形容。据了解,这家在我国市场上首家专业从事氙气灯产品的设计、制造的公司,不仅从事氙气灯产品销售,还推出合同能源模式为客户提供路灯节能改造。

“自2010年成立以后,投入了五六千万元,一路艰难,捱到2015年终于迎来了春天。”据张珺峰介绍,该公司所开发的产品不仅开始得到市场的认可,已经开始将业务拓展到国际市场。“这几天就有个好消息,西班牙巴塞罗那市将一次性购买我们7000多套氙气节能灯。”中兴能源有限公司作为国家发展改革委首批节能服务认证企业,近几年发展之路也颇为顺利。该公司副总裁羊春向记者介绍,中兴能源目前开展的建筑节能、区域能源站、工业节能、数据中心节能以及节能规划与能源审计业务均获得了较快的发展。尤其在深圳及广东做过较多的公共机构合同能源管理项目,就因为节能效果客观,获得了较高的客户满意度。

张珺峰在开拓国际市场的过程中,发现了我国地方政府在节能观念上存在的差距。他说,一方面,地方政府对新鲜事物抱有更谨慎的态度,不勇于尝试,导致许多新技术、新产品推广艰难;另一方面,有些地方政府容易被某些技术较为强势的宣传所误导,在制定政策或者采购节能技术、产品时,更倾向于曝光度较高的技术产品。“地方政府应该给各种技术更公平的竞争机会,是骡子是马,要通过比较再作决定。” 中兴能源则在涉足政府公共机构节能时遭遇了一些困难。羊春透露,为了充分发挥在节能减排方面的引领带动作用,目前国内政府公共机构节能陆续启动,但由于财政预算、建筑能耗统计、节能计量等原因,推进过程缓慢。

“虽然‘十三五’新的具体政策还没有出台,但根据现有的政策走向,‘十三五’期间合同能源管理将继续维持稳步发展 的态势没有变,服务的领域将从工业为主转向建筑特别是公共机构。政府机构节能作为合同能源管理的黄金市场,随着政府转变职能和机制体制改革深入,现存的障碍和问题也有望在‘十三五’取得实质性突破。”赵明分析。

更加令人欣喜的是,经过“十一五”、“十二五”期间的发展,节能服务公司不仅在数量上有了大幅度提升,在服务品质、服务能力、业务开拓能力、融资能力、风险控制能力、撬动资本市场的能力等方面,都有了质的改善。据赵明介绍,经过一段时间的兼并重组之后,市场上出现了一批大型的、专业的、综合型的节能服务公司,一些公司甚至成功实现了上市。银监会也出台了绿色融资指南,越来越多的银行、担保公司、金融机构开始关注和投入这个行业,租赁、担保等合同能源管理定制产品大量出现,大大改变了以往节能服务公司体量小、资金少、融资能力弱等状况。

“但不能否认的是,整个产业的体系还有亟需完善的环节。比如第三方评估、社会诚信体系的建立、节能服务公司与用户之间的平等地位的建立、法律体系的完善等。”赵明说。

机遇与挑战共存

“十三五”期间,绿色发展理念被确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展开,这一宏观背景所释放出的节能减排空间给20岁的合同能源管理送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相伴而生的是更大的挑战

国家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就表示,最近一段时间,随着能源价格出现波动,合同能源管理行业出现了合同违约的现象,业主无法支付费用,导致节能服务企业损失巨大,那些本就资金链紧张的企业甚至难以为继。“这些新情况有可能让该产业的发展预期发生变化,这一点是以往没有预料到的,最近我们讨论最多的议题,就是怎么确保合同能源管理项目在能源价格不断变动的情况下,仍然能获得应有的利润。”赵明则提到了另一个关乎产业生死的问题。她说,随着合同能源管理的日渐成熟,政府将逐渐收回“政策之手”,释放“市场之手”,将发展的接力棒交给节能服务产业,回归合同能源管理的市场化本位。充分的市场化,代表着市场竞争将更加充分,节能服务产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同业竞争。

“节能服务产业千万不能陷入传统行业那种低价竞争的恶性循环怪圈。这个市场足够大,也没有哪一家企业能够做到包打天下,目前根本不至于进入‘有我无你,有你无我’的白热化竞争状态。”赵明说,行业加强合作,形成联盟,形成拳头,优势互补,共同满足市场的需求,推动产业走向规范化才是长久之计。

据了解,中国节能协会节能服务产业委员会目前正在尝试通过节能服务公司评级制度和建立节能服务产业 “黑名单”的方式,来引导、规范节能服务企业,正如赵明所说,“诚信非常重要,绝对不能因为诚信的问题导致这个行业在未来惨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