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国外顶层设计助力燃料乙醇发展

目前,全球生物燃料乙醇年产量超过 7000 万吨,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推行生物燃料乙醇。 美国和巴西生物燃料乙醇的年产量分别达到4422 万吨和 2118万吨, 位列世界前两位,占世界总量的八成以上。生物燃料乙醇产业是典型的政策驱动型产业,美国和巴西通过财税政策扶持及严格立法执法, 最终走上了市场化道路, 形成了先进的发展经验。

美国经验

美国的做法是为发展生物燃料乙醇立法并严格执法,顶层设计与整套的实施机制相结合。

1、 立法。 1978 年, 美国颁布了“能源税率法案”,减少生物燃料乙醇用户的个人所得税,打开应用市场。 1980 年,颁布法案对来自巴西的进口乙醇征收高额关税, 保护本国产业。 2004 年,美国开始直接对生物燃料乙醇的销售商提供财政补贴,每吨 151 美元/吨。直补的方式使得生物燃料乙醇产量呈现爆炸性增长。现在,美国通过法规要求所有汽油至少混掺 10%的生物燃料乙醇。

2、 严格执法。 空气资源署、环保局、税务局等政府部门严格贯彻执行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对包括生产商、油站、玉米种植者在内的企业和利益相关者进行管控。 为促进法律法规和政策的有效实施,美国还制定了“ 可再生能源标准”(RFS)。 RFS 除了设定美国每年必须使用多少生物燃料外,环保局还通过标准中的“ 可再生能源序列号系统”(RIN)来确保生物燃料乙醇被真实添加进汽油中。

3、发展纤维素燃料乙醇。 需求带动下, 为保障供应,近年来,美国着手制定政策, 发展纤维素燃料乙醇。 小布什在总统任期内提议为纤维素燃料乙醇提供 20 亿美元的政府财政赞助,美国农业部于 2007 年宣布为纤维素燃料乙醇提供 16 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正是依靠这些法律法规和执行系统,美国生物燃料乙醇产业世界最先进、产品产量最高、发展最成功,并最终走上市场化发展的道路。

美国发展生物燃料乙醇的顶层设计及管理机制



巴西经验

巴西通过前期的“国家酒精计划” 到此后的市场化调节来发展生物燃料乙醇产业。

1、“国家酒精计划”。该计划由巴西糖和乙醇委员会、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主导实施, 包括价格手段、总量规划、税收优惠、政府补贴、配比标准等多种政策,对生物燃料乙醇产业进行强力干预和控制。该计划的实施促进了生物燃料乙醇产业发展基础的建立。

2、政策退出。新世纪以来, 巴西逐渐减小政策力度,放松价格限制,交由市场定价。同时,巴西政府积极推广灵活燃料汽车,消费者可以根据汽油价格和生物燃料乙醇价格的对比灵活选择燃料,从而促进生物燃料乙醇的使用。

巴西生物燃料乙醇产业发展特征已经转为市场化,政府仅在限定配比、提供税收和贷款优惠方面发挥作用。

巴西发展生物燃料乙醇的顶层设计及管理机制